网站地图法律声明 纪检举报联系大家

886868九五至尊vi > 资讯中心 > 文艺天地

文艺天地

似是故人来

发表时间:2018-10-16来源:叶芸彤

          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

          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木兰词•拟古决绝词柬友

    初识容若,便是因这句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。相较于纳兰性德,我更喜欢唤他容若。纳兰容若四个字的组合,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,总想着有这样一个美丽名字的少年,该是如何的风度翩翩,遗世而独立。有一种人,似乎生来就该被钟爱,不吝于用最美好的词汇去描述他,赞美他。容若便是如此,即使他辞世几百年,人们依旧乐于用最好的形容词,去讲述他,想象着他那短短的一生。浊世翩翩佳公子,便是最好的描述。

    容若短暂的一生似一场绚烂的烟火,带着他与生俱来的绝世才华在人世间绽放;又仿佛天际翩然而落的一片新雪,带着清新的气息,缓缓的,缓缓的坠入世间,须臾消散。

    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”,容若出身好,文采亦然,但因缘际会,康熙皇帝只给了容若二甲七名的名次,选为侍卫。对于这样的功名利禄,很多人趋之若鹜,但于容若来说,却不是他的本心,他的苦闷因此久久郁结于心。千里行程,万种所见,尽数化为“山”“水”二字,以小见大,满腹乡思,一腔愁绪,他本该在京城里与给好友们一起,编撰着词集,而不是在这关外的荒野之中,听着帐外呼啸的风雪声,思念着家乡的情人。

    容若的悼亡词,清丽凄美,一句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如今多少人耳熟能详,简简单单七个字,却是千言万语,多少深情都蕴藏其中。这个时候,卢氏亡故已不知过了多久,而他依然处于悲怆中。想起了《一生一世》影片结尾的那句话,“爱过,就是一生一世。”于容若来说,我想也是这样,即便人生短暂,但爱过,不遗余力地追求过,那便是他的一生一世。他无憾,大家也无需替他遗憾。只需把容若当做大家心里的一面镜子,堂堂正正地去做真实的大家,别在该遇见的时候错过,别在该珍惜的时候蹉跎,那就是容若对你,对我最大的意义,也是对容若最大的敬重。

    千年之前,柳永的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酌低唱”,在千年之后化成纳兰容若的一句“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”。恰好,也正好。当生就富贵花,却不屑权贵,不喜浮名,这样的人当真不是人间富贵花。王谢堂前燕何去?当上苍早早的召回了自己的宠儿,唯有词人留下的不朽篇章,代代流传。读完容若,总能想起后主李煜以及后主的绝笔,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”。他们二人有着跨时代相似的经历。李煜作为一国之君,享受着宫中的辉煌华丽,歌舞升平,国家灭亡后,成了北宋的阶下囚,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。容若和李煜,他们都是人间惆怅客,都是人间未了情,都是词中翘楚,都是人生匆匆,太匆匆。他们本是诗歌的星星之火,却燃烧了历史的天空;是天边佼佼的孤月,却照亮了中国的词坛;是顶天立地的男儿,却有着女儿般细腻纤弱的情感,在词藻间流泻绵延不绝的深情、友情的坚定、岁月沉淀后的领悟。


资讯中心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